“离婚协议”在澳洲的误用

    在中国,离婚协议是非常普遍的,夫妻双方经常在没有律师参与的情况下,手写一个协议,里面有双方对于财产分割、孩子抚养安排和抚养费的约定,然后交给民政局,民政局里的工作人员粗审一下协议和共同离婚申请,批准后发个离婚证,就完成了协议离婚的程序了。如果对于财产分割、孩子抚养安排和抚养费达不成一致,就不能协议离婚,只能上人民法院要求判决离婚
     国情不同,在澳洲离婚只能上法院。但澳洲的离婚手续不受财产分割和孩子抚养安排和抚养费的捆绑;换句话说,一方不能因为在财产分割和孩子抚养安排和抚养费不能满足自己的要求,而单方面阻止离婚。即使一方拒绝在向法院递交的共同离婚申请上签字,另外一方也可以单方面向法院递交离婚申请。
   受理离婚的澳洲法院的审判员registrar,只考虑是否分居满12个月(分居要求)和一方是否在澳洲居住满12月(澳洲管辖权要求)。受理离婚的澳洲法院的审判员registrar对于在财产分割和孩子抚养安排和抚养费然后存的纠纷在离婚程序里不予考虑,双方如需要法院判决,就必须就财产分割和/或孩子抚养安排另外向法院起诉,由法官来判决;当然双方也可以协商通过由法律效力的财产协议(Binding Financial Agreement)协议执行令(Consent Orders)来避免诉讼解决纠纷。孩子抚养费主要由政府按父母双方收入和孩子和父母在一起的天数进行评估后发账单等,法院只在非常有限的情况下会受理关于抚养费争议的案件。至于夫妻赡养费,法院基本不会支持,如果是双方以财产协议(Binding Financial Agreement)协议执行令(Consent Orders)中确认下来的,是有约束力的。
 
     受习惯影响和缺乏法律知识,很多华人移民、留学生还是会私下写一个离婚协议,没有律师参与起草;觉得这样省事、省钱还能保证自己的权益,不用担心自己签字离婚了,对方不兑现自己提出的条件。真得是这样么?我们来看看澳洲家庭法院合议上诉庭是怎么看待非正式财产协议的。我们要记得澳洲是判例法体系,所以上诉法院的判决对下级的初审法院法官是有约束力的、必须遵从。
     在案件WOODLAND and TODD [2005] FamCA 161 中三位上诉法院法官FINN, MAY and O’REILLY 维持了初审法官的判决,驳回了上诉人要求按照非正式协议分割财产的上诉。在上诉案判决中,有这样一段话,成为了澳洲法院关于考量非正式财产协议的判例法(又称法官制定法)依据:
Where parties enter into an agreement concerning property, other than an agreement approved under the provisions of the Act or embodied in consent orders, and one party subsequently commences proceedings under s 79 for an alteration of property interests, the court must determine the application on its merits having regard to the factors as set out in s 79(4) as they exist at the time of the hearing of the application under s 79 and according to the law in force at that time and not, as to either of those two matters, at the time the agreement was made.There is no threshold test, before embarking upon the s 79 exercise, to determine whether the earlier agreement was just and equitable at the time it was made according to the facts as they then existed and the law then in force. The earlier agreement should be considered (as an indication of what the parties may have regarded as just and equitable at the time), but its provisions only given effect if they coincide with an order which is just and equitable according to S79 at the time of the hearing.
 
     划线部分翻译过来就是,“之前的【非正式】协议应该被考虑(作为双方在签协议时认为当时的分配方式时公平合理的),但是该协议的条款只有与法院在审判时按照【家庭法案】第79条规范的公平合理性一致情况下,才可以生效。
 
     换句话说,之前的非正式协议的分配方式要和法官按照法律判决的碰巧一样才被承认。判决里用了一个词叫coincide,就是“巧合一样“的意思。实际情况下,除非起草和签订非正式协议的双方当事人都是熟悉澳洲婚姻法的人士,按照澳洲之前的判例,做了细致深入研究、做到想法官所想并且充分做到了法律要求的客观的公平合理性要求;而不是当事人经过讨价还价主观上认为只要对自己有利就是公平合理的。
     非正式财产协议或者所谓的“离婚协议“澳洲版在财产分割案件中成功概率之低,无须赘述了,大家可以判断一下:在没有律师参与情况下,一个未受专业法律训练的人士如何可以写一个令澳洲法官满意,并符合复杂的澳洲婚姻法要求的财产协议。
     至于在澳洲的离婚程序里,“离婚协议“澳洲版完全没有任何一点用。
 
欢迎致电垂询,疫情期间,我们律师行就家庭法和遗嘱继承法方面,提供半小时免费电话/微信咨询。

作者简介:

Harry

周海韵  Harry Zhou

·     应用法(家庭法)硕士

·     应用法研究生文凭(家庭法)

·     商业诉讼学研究生文凭

·     墨尔本Leo Cussen研究所法律研究生文凭

·     昆士兰大学法学博士

·     上海大学英语和国际贸易学士

·     维省律师协会会员

·     中英双语服务

 

在加入品尚司顿之前,已在的商业,房地产,移民和家庭法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012年获准在维多利亚州最高法院和2017年澳大利亚高等法院执业。

主攻家庭法。处理过大量的抚养权和财产纠纷以及IVO案件。擅长处理法律援助和家庭法诉讼事宜。

能够及时,经济地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法律咨询和解决家庭法问题的实用方案。如果争议无法解决,能够向客户提出强有力,现实和全面的诉讼建议,以取得最佳结果。

0

Related Posts

澳洲的婚…

现在越来越多的澳洲华人选择在婚前签订财产协议来将各自的财产以…
Read more

FIRB

疫情下FIRB临时政策对租赁影响   澳大利亚外国…
Read more